第743章 逼问
作者:千秋雪      更新:2021-09-16 01:31      字数:2205

看着匕首炸裂开来,百里屠的脸色遽然间变得极为阴沉,心中怒火滔天。

那匕首乃是一件四阶下品灵兵,是他最趁手的兵器,不知杀了多少人,而如今,被萧沐阳的剑给毁灭了。

他心中有些无法理解,萧沐阳的剑也是四阶下品灵兵,为何能够毁灭他的匕首?

“萧沐阳的力量比百里屠强大一些,当剑与匕首碰撞之时,匕首承受不住剑中的力量,因此炸裂开来。”一位青年男子开口说道,此人正是风云山庄的楚云澜。

周围人群听到此话目露深意,如此说来,这一战萧沐阳的胜算更大一些。

萧沐阳目光望向百里屠,嘴巴猛地张开,一道道金色音符从口中绽放而出,顿时有一股震耳欲聋的音波力量在空间中席卷开来,许多实力弱小之人忍不住捂住耳朵,不敢去听那股音波。

那股音波力量直接朝百里屠而去,因而百里屠受到的影响最为强烈。

只见百里屠面容显得极为狰狞,犹如恶魔一般,那股音波力量侵入他的脑海之中,使得他的灵魂猛烈的颤抖着,这种痛苦难以用言语来形容。

“轰。”

一道巨响声传出,百里屠身上的气势疯狂释放而出,无数幽灵环绕他周身,嘴里发出尖锐的声响,听起来令人浑身毛骨悚然,心中不由自主的生出恐惧之意。

只见那些幽灵尽皆朝萧沐阳的身体扑杀而去,似乎想阻止萧沐阳释放音波力量。

萧沐阳神色淡然如初,手掌伸出,天行剑从远处飞射而来,再度回到他的手中,一道道璀璨至极的剑光闪耀于空,将那些幽灵尽皆撕裂开来,根本无法靠近萧沐阳的身体。

“好强的剑道力量!”无数人目露震撼之色,心中久久无法平静下来。

萧沐阳的剑道天赋简直妖孽,才上天位中期便已经这么强了,一旦他踏入天罡境界,他的实力该达到何等地步?

没有人想象得出来。

此刻萧沐阳身形连续闪烁,快到肉眼无法捕捉,几个呼吸便来到百里屠的面前,他身上释放出一股超强剑意,笼罩着百里屠的身体。

百里屠脸色瞬间一白,目光中露出一抹恐惧之色,这一刻他感受到无数缕剑意在他身躯上流动着,只要萧沐阳动一道念头,那些剑意便会刺破他的肌肤,进入他的身体之中。

“回答我一个问题,否则我让你此生成为废人!”一道冷漠的声音在百里屠脑海中响起,正是萧沐阳开口。

此刻百里屠内心早已被恐惧包围,根本没有反抗的念头,他立即回应道:“只要我知道的,一定如实告诉你。”

“你为何找我战斗?”萧沐阳冷声问道,他一直认为百里屠找他战斗并非一时兴起,而是有某种不为人知的原因,而且,很可能与后面传出的谣言也有一些关系。

“是因为一个约定。”百里屠回答道。

“果然有问题!”萧沐阳眼眸中闪过一缕锋芒,继续问道:“是什么约定?”

“我与甄霄争夺乾陵第一人的称号,他拒绝与我正面一战,而是提出了一个约定,谁能在最短时间内将震陵名气最高之人击败,便是乾陵第一人。”百里屠如实解释道。

“我到了震陵之后,打听到你是震陵第一人,便抓了你身边的人,后面的事你都知道了。”

“甄霄!”

萧沐阳脸色冰冷至极,内心的怒火难以遏制,那日他原本已经解释清楚了,七大陵诸天骄本打算罢手,是甄霄一句话将他推到风口浪尖处,逼他不得不出面应战。

昨日在擂台赛上,甄霄也想用言语激他出手。

此刻将这些事联系在一起,萧沐阳心中有一股强烈的直觉,那暗中放出谣言之人,很有可能便是甄霄。

“我已经回答了你的问题,可否放过我?”百里屠求饶道,生怕萧沐阳反悔,若是他成为了废人,难以想象以后的日子该如何度过。

萧沐阳冷漠的扫了百里屠一眼,道:“今日我饶你一次,往后你若是再为非作歹,休怪我手下无情。”

“我记住了!”百里屠立即回道,不敢忤逆萧沐阳的意志。

萧沐阳心念一动,身上释放出的剑意收敛入内,百里屠顿时感觉如释重负,像是重获生命一般。

刚才萧沐阳与百里屠的对话乃是以传音交流,除了他们自己之外,没有第三人知道。

只见萧沐阳脸色恢复如常,直接朝北湖郡阵营走去,百里屠则返回西部区域阵营。

这一战的胜负人群看得十分清楚,百里屠完败。

一开始他们以为这会是一场势均力敌的战斗,但如今才发现,萧沐阳的实力远比他们想象中的还要强大,纵然是下天罡中期人物,也很难逼出他的实力。

萧沐阳回到自己的席位之上,看向司徒稷、玄川等人开口道:“那幕后之人,我大概知道是谁了。”

“是谁?”司徒稷立即问道,玄川等人眼中纷纷闪过一缕寒芒,同样想知道那幕后之人到底是谁。

放谣言污蔑萧沐阳,还杀人栽赃陷害,这等手段简直卑鄙到了极点。

“日月神教圣子,甄霄。”萧沐阳口中吐出一道声音。

“竟然是他!”诸人神色猛然一变,他们想到甄霄之前的一些行为,不是明显针对萧沐阳,但用心非常险恶,乃是借刀杀人,倒是与幕后之人的行事风格十分符合。

“那你打算怎么做?”司徒稷开口问道,甄霄害得萧沐阳背上了恶名,萧沐阳定然不会善罢甘休。

“我曾当着七大陵诸天骄的面说过,一定会让真相大白于天下,还自己一个清白。”萧沐阳淡淡道,虽然那件事已经过去了,但他不会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。

“若是他死不承认呢?”

玄川脸色十分凝重的说道:“以甄霄的行事风格,如果没有铁一般的证据,他绝不会承认那些事是他做的,反而可能会倒打一耙,称你污蔑于他。”

“的确很有这种可能。”宁灵溪也附和一声,若是那样的话,局面对他们没有好处。

“不承认吗?”萧沐阳喃喃低语,似是陷入思考之中。

片刻后他想到了什么,眼眸中露出一抹深不可测的意味,语气十分自信的开口道:“我自有办法让他承认!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