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292章 快逃!
作者:阿姽姽      更新:2021-09-16 01:31      字数:4646

小水鬼从来没见过这种幼崽!

自己都不吓她了,还追着不放,并且非要逮着一起玩耍。

呜呜呜,船长大人它要弃游。

小水鬼已经跑到了海浪里,身体就像是融化的冰块,刹那融入海水中不见身形。

回到熟悉的领域,这多少让小水鬼有了安全感,它稍稍松了半口气,剩半口气还在喉咙里,脖子蓦地就被水草一样的长发缠住了!

小水鬼惊悚:“!!!”

红衣水鬼贴上身,从肩上探出脑袋,猩红的眼睛在长发后面闪了闪,红衣朝小水鬼咧嘴笑了。

嘶哑如破风箱的声音响起:“一起玩啊。”

小水鬼:“……”

玩你个大头鬼!

团子在后面吧嗒吧嗒地追着下海,怎么都追不上。

湿咸的海水涌上来,淹没奶团肉嘟嘟的小腿,她一个没站稳,摇晃着就要被浪花卷走。

红衣不慌不忙分出一缕是湿发,那湿发蜿蜒编织在一块,在碧波蔚蓝的海水中,形成柔软的网兜,大小刚好能将奶团子兜里面,让她不至于被海浪给卷走。

团子安心地坐在头发网兜里,被红衣水鬼带着,在海水中起起伏伏。

她小手不断划拉靠近,软糯糯的小奶音喊着:“小哥哥等等濛濛,濛濛跑不快,濛濛想和你一起玩呀。”

小水鬼:“……”

并不想,完全不想和你一起玩!

红衣水鬼拖拽着小水鬼往沙滩上走,身后长发还托着小奶团,在蒙面回来之前,将小奶团送回了沙滩垫子上。

红衣水鬼浑身湿哒哒的,所过之处,全是一小洼洼的小水坑。

细软的白沙沾染上她的长发,她也不管只蹲在奶团身边,黑布隆冬的看不清脸,跟朵毒蘑菇似的。

奶团跟红衣水鬼挥手:“谢谢姐姐哦,姐姐的头发又长长了,小梳子送姐姐,姐姐可以梳漂亮的小辫子。”

那把羊脂白玉雕的精巧玉梳,被奶团子握着递过来,玉质的莹润光泽,衬托的那只小肉手可可爱爱。

红衣水鬼沉默了会,慢吞吞地接过小玉梳,随后宝贝地贴身放衣兜里。

不管是身前还是身后,这都是她收到的第一份礼物。

像向日葵一样温暖的礼物。

透过披散的长发,红衣水鬼深深地看奶团一眼转头,她满头湿润长发,似乎无措安放,在沙滩上像蛇一样将扭曲蜿蜒,恰似红衣水鬼复杂的心情。

一个转头,红衣水鬼转头盯着小水鬼,长发一抽就将小水鬼摁地上狠狠摩擦。

小奶团是你个小鬼能欺负的么?

小水鬼忒惨,脑袋被按在沙子里,摩擦着被重新教过鬼。

它呜呜的哭起来,布满红血丝只有眼白的眼睛,可怜巴巴的包了一泡又一泡的眼泪水,就很弱小无辜可怜。

奶团子不太喜欢看到别人哭,她歪头问:“小哥哥,你是不喜欢跟濛濛一起玩吗?”

小水鬼正要点头,倏地脖子上一紧,威胁的意味不言而喻,它赶紧拼命摇头。

呜呜呜,它喜欢,喜欢得要命!

闻言,团子天真无邪地笑了。

她踮起脚尖,够着手去拍小水鬼脑袋:“濛濛就知道,濛濛这么可爱,大家都喜欢跟濛濛一起玩的,小哥哥都高兴到哭了。”

她自顾自说着,颇为煞有介事,就让直播幕布前的乘客好一阵无语。

“我没眼花吧,这红衣水鬼打哪儿来的?”

“你没眼花,155551被只小幼崽打脸了,我的脸真忒么肿。”

“呵,岂止是打脸,脸皮都被打烂了好不好?”

“刚才谁说小幼崽要凉的?谁说小幼崽要拖后腿的?又是谁说蒙面大神这次栽了的?”

“扎心了,请问这种小幼崽哪里领?我也没别的要求,就想领一只一模一样的,动不动就拿厉鬼当玩具的。”

“哈哈哈,幸好老子还没押注,五百积分我押小幼崽这组通关。”

“跟押,一千积分!”

“劝你们慎重,我就不信一只还没断奶的小幼崽能有多大本事,指不定红衣水鬼是蒙面大神给的。”

“我还是不看好这组,我继续加押曲臧。”

“好奇.jpg,我想知道小幼崽还会摸出什么?会不会有更多的鬼怪。”

“呵,你当鬼怪大批发?能有一只红衣的就很牛叉了,哪里来的更多?我赌小幼崽没杀手锏了。”

“看着吧,最多游戏第二环节,在第二个白天的时候,小幼崽绝对第一个凉的。”

……

众人议论纷纷,即便是奶团用红衣水鬼压制了小水鬼,可游戏才刚开始,最凶险的部分还在后头。

故而,仍旧很多不看好蒙面和小幼崽这一组。

甲板上的赔率,堪堪到了1:180的比例,比起先也没好多少。

这当,蒙面换完衣服回来。

看着多出来的一大一小俩水鬼,他只挑了挑眉,揉着奶团脑袋问:“玩的开心吗?”

团子重重点头,眼神亮晶晶的说:“面面,濛濛认识了新的小伙伴哦,它住在海里,像美人鱼公主一样睡的贝壳大床床。”

蒙面耐心听她说,眉眼一撩落在小水鬼身上的视线突然冷凛。

小水鬼汗毛倒竖:“??!!”

哭唧唧,好凶残残的男人!

确认小水鬼没威胁,蒙面收回目光,牵起奶团手:“时间晚了,我们回酒店休息。”

团子借力站起来,她玩的有点儿累了,不太想走路,遂吧唧一下抱住蒙面大腿。

矮墩墩的小团子扬起小脸,甜腻腻的撒娇说:“面面,抱抱。”

她向男人伸出小胳膊,黑白分明的大眼睛里充满了期待和信赖,像只又软又会赖人的小仓鼠宝宝。

就,可可爱爱!

点漆凤眸微微闪动,狭长的眼尾泄露出柔和的笑意,像是细碎珍珠相撞,相互折射出的光晕。

他弯腰,二话不说就将小奶团抱起来。

蒙面:“这么偷懒的吗?撒着娇管我要抱抱?”

团子嘿嘿笑起来,小胳膊圈着蒙面的脖子,拿自个小脸上去贴贴。

小濛濛:“濛濛喜欢面面呀。”

她说不清是为什么,一靠近蒙面她就觉得很亲切,这还是除爸爸和弟弟外,奶团如此亲近另外的人。

墨绿色的面巾下泄露出几声低笑,面巾被呼吸吹拂起来,露出了男人将线条硬朗俊美的下颌。

不远处,海天一色,暮色晕染其中,随着天色的暗淡,越来越分不清哪里是天,哪里是海。

黑沉沉的海水,褪去了白天艳阳下的温柔,悄然翻滚出蛰伏在深海之中的暴虐。

小水鬼千方百计想要回到海里去,然而红衣水鬼的长发缠着它脖子,像拖死狗一样将,拽着它跟上蒙面和奶团。

只是不知为何,除却蒙面和团子,其他人包括苏染和游戏npc,全都无法看到俩水鬼。

当然,直播幕布前的观众不在此例,大卫船长置办的直播设备精良无比。

镇上酒店距离海滩不远,甚至酒店还隔了一大片海滩出来,作为酒店的私人海滩用。

蒙面抱着奶团走到酒店音乐喷泉边,团子好奇地看了眼喷泉里的断臂美人鱼雕像。

红衣水鬼抬脚跟上,哪知落最后的小水鬼不干了。

它像是落入被拖到狼窝的小绵羊,四肢死死抠着地面,喉咙里发出呜呜呜低吼声,那双只有眼白的眼睛里,猩红色的血丝图更多了。

小水鬼挣扎得厉害,红衣不察,一时竟被它带的摔倒在地。

红衣怒了,转头就是一发鞭抽过去。

“啪”小水鬼弓着背,硬捱了这一记。

它抬起苍白的脸,冲团子的方向呜呜的吼,见团子不明白,它急的在原地团团转。

蒙面眸光一凛:“濛濛,问问它想说什么。”

奶团果真倾身问:“小哥哥,你要跟濛濛说什么呀?”

小水鬼忌惮地瞥了断臂美人鱼雕像一眼,它转了个身背对着雕像,伸出手指头,在地上飞快写了两个字。

湿漉漉的痕迹,组成歪歪扭扭的字体。

奶团认识的字不多,可蒙面一眼就认出来了。

那两字是——快逃!

快逃!

蒙面眉头一拧,眉心拧出细细的竖纹。

他冷声道:“说具体些。”

小水鬼却是不肯再写字了,它拽着脖子上的长发,撕扯不断就低头张嘴去咬。

红衣的湿发岂是那么容易咬断的,那湿发像是有自己的意识,看着虽细,可锋利起来堪比刀剑。

只眨眼功夫,小水鬼就被湿发割的满嘴都是鲜血。

鬼怪是已经死过一次的灵体,按理说是没有鲜血的,可小水鬼却真真实实的流血了。

蒙面将小水鬼的反应尽收眼底,好一会后才说:“濛濛,放它离开好吗?”

团子点头:“好哒,小哥哥你快回家,你爸爸要找不到你的。”

说到这里,奶团想起了自己的爸爸。

她噘起小嘴嘀咕道:“濛濛的爸爸就找不到了,濛濛很想很想爸爸的。”

红衣松了长发,小水鬼忙不迭地转身就往外跑,恨不得分分钟离酒店远远的。

它跑出两丈远,迟疑着回头看了看小奶团。

蒙面注意,小水鬼不仅看了奶团子,还又看了看喷泉中的美人鱼雕像。

随后,它飞快消失在镇子里,重新回到了大海。

难的遇上能和自己一起玩耍的小哥哥,团子舍不得极了。

她恋恋不舍地看了小水鬼离开的方向好几眼,确定小哥哥真的走了,她才恹恹地趴蒙面肩膀上。

蒙面安抚地揉揉她后脑勺,他侧身看着喷泉中央的断臂美人鱼,一边低声哄着奶团。

红衣百无聊赖,她实在无聊,便将长发伸到喷泉里泡着。

“小濛这里,”苏染站在酒店旋转门口招手,“快进来,我已经开好房间了,导游在找我们。”

导游是游戏npc,此时召集游戏乘客,肯定是游戏进度有了变化。

酒店大堂里。

红蓝两组,一共六人泾渭分明的坐左右沙发。

导游站在中间,脸上带着公式化的笑容:“你们运气真好,镇上捕鱼的船队回来了,他们捞到一条罕见的海鱼,镇长说酒店晚上有一场全鱼宴,邀请你们参加。”

海鱼?全鱼宴?

六人中,蒙面和曲臧看不出表情,苏染严肃地皱起眉头,卷毛和花臂对视一眼,五人对全鱼宴都不期待。

唯有小奶团非常捧场,一听有鱼鱼可以吃,她整张小脸都放出期待的光芒来。

小奶团:“有酸酸甜甜的松鼠鱼鱼吗?有白白的鱼汤汤可以喝吗?濛濛最喜欢吃没有刺的鱼鱼了,濛濛的爸爸做的鱼鱼做好吃的哦。”

导游笑容不变,像是一段设定好的程序:“当然,全鱼宴什么菜肴都有,这家酒店主厨最擅长做鱼了。”

团子惊叹出声,她拽着蒙面袖子摇了摇:“面面,濛濛要吃鱼摆摆,要喝两大碗鱼汤汤!”

蒙面侧目望着她,温和应道:“好,想吃就吃,吃多少都可以。”

那纵容的模样,仿佛他们不是在游戏,而是真的在旅游酒店里,要吃特色菜似的。

苏染槽多无口:“……”

曲臧扶了扶眼镜,视线从团子上掠过:“蒙面大神这么淡定自如,是有什么线索了吗?”

蒙面理也不理,苏染顿了顿,打着太极道:“这么说,是你们有重要线索了?要线索共享吗?”

分明是对抗类游戏,两组的通关任务截然相反,苏染就还偏偏噎上对方一句。

“哪里来的新人这么不懂规矩?”卷毛冷笑开口,“我老大跟蒙面说话,你有什么资格插嘴?”

苏染白眼,同样的话怼回去:“我跟你老大说话,你有什么资格插嘴?”

卷毛气不打一处来,张嘴就要骂人。

花臂拦住他,阴冷的目光依次看过三人:“不好意思,我们还真找到重要线索,看在同是乘客的份上,提醒你们一句。”

说到这里,他咧嘴露出猎人狩猎时的残忍表情:“赶紧逃吧,等到狩猎时间,塞壬镇将成为你们的坟墓。”

话罢,花臂和卷毛得意笑起来,曲臧脸上也是带着微笑。

他理了理西装袖口:“蒙面大神不好意思,一不小心就走在你们前面了。”

这话的意思,便是他们手上真的有重要的线索了。

苏染眉头皱得更深,一时间竟是吃不准对方话中真假。

蒙面捏着奶团小肉手把玩,凤眸一撩,冷淡的没有任何情绪波动,如同一汪深不可测的死水。

曲臧:“……”

简直炫耀的毫无成就感!

小奶团歪头,目不转睛地看着三人身后。

她忽的开口,说了句让人毛骨悚然的话——

“眼镜叔叔,你们背上背的小孩子为什么在哭呀?”

曲臧:“???”

卷毛和花臂:“???”

与此同时,直播幕布前。

处于上帝视角,一切都看在眼里的乘客齐齐捂脸:“……”

没眼看,人家小幼崽已经收服了小水鬼,并且得到了主线线索,曲臧三人被鬼怪缠上了还不自知。

最关键是,特么的还有脸在小幼崽面前炫耀!

就,自取其辱!

【作者有话说】

感谢小可爱@苏皖辞鲜花x1;@寻梦鲜花x1。

感谢两位小可爱的鲜花,以及其他小可爱投喂的金币。